十年

十年前,他和她相遇,五年前他和她分离,现在他们又走在了一起

十年前的她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将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不喜欢和任何人交谈,每天为学习忙的焦头烂额。

班级包饺子聚会,而女孩的宿舍只有两个人参加了这次活动。女孩到达目的地后,发现同宿舍的女生和她男朋友坐在一起,女孩不知道该去哪里坐,迷糊且不知所措,只是傻傻地站在一旁。
  后来,女孩很幸运的收到隔壁宿舍一位同学的邀请,她便和那个有爱的大家庭坐在了一起。
  那个有爱的大家庭的成员很热情友善,女孩和她们愉快地包饺子包云吞,一起漫无边际的聊天,毫无陌生感与尴尬感。
  饺子云吞煮熟上桌后,大家就一起吃饺子吃云吞,一起举杯欢饮。大家开心的吃着,愉悦的聊着。吃过喝过之后,貌似并不尽兴,有人便提议玩游戏。
  说玩就玩,玩的游戏是很老套但是惊心动魄的真心话大冒险。
  收拾好桌面,游戏便开始了,没有指针转盘,就用饮料瓶代替,瓶子开口朝向谁,谁就躺枪被玩,作为聚餐成员,从没参加过这个游戏的女生,这次竟然破天荒的也加入了这个游戏……
  游戏开始了,看着瓶口一次次巧妙的避开了女孩的方向,她觉得自己很幸运,暗自窃喜着。女孩看着她们一个个中招被玩,问了那么多,真心话的问题不过就是“你暗恋过几个男生?你的初吻还在吗?你最尴尬的一件事是?”之类云云。
  女孩觉得这次游戏最惊心动魄的还是要算大冒险。有人冒险对着全场大喊一声“我是傻逼”;有人发语音给男朋友说“我喜欢上了别人我要和你分手”;有人“被罚”现场找异性“告白”;有人打电话给自己母亲说自己有男朋友了。总之在这个游戏里各种玩法各种动作,“nozuonodie”被诠释的淋漓尽致。
  女孩没被玩到,所以她像个看戏的没事人笑得很欢,看到有人接二连三被玩到时,她不禁笑抽了。当有人“被罚”亲墙10秒,因为不是当事人,女孩还积极主动的递上纸巾,幽幽的说了一句“给你纸巾,快去吧”。
  她是不曾想过自己也会被玩,所以当饮料瓶开口指向她的方向时,选择了真心话的女生有点小紧张,不知道她们会问出什么丧心病狂的问题,“如果我对你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办,说出你的第一反应。”身旁的女生对女孩说,女孩淡定地捂住嘴笑着回答:“拒绝你”。还好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女孩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次挑战一笑而过了。
  第二次被玩时是新式作死法,找一名异性说告白3分钟。玩游戏的小伙伴看着一脸无辜,满脸通红的女孩,经过一番商议,“仁慈”的把“惩罚”改为了与找个男生对视30秒。
  一个不知道那里正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的男生不请自来了。然后女孩按要求照做,那男生很坦然淡定,但是女孩对视时并没有真正看着的眼睛,哈哈哈。
  女孩第三次被玩时,惩罚变本加厉了,是要求拨电话给联系人倒数第一位异性。很不幸,一位出于工作需要存了号码的师兄躺枪了,女孩一阵无语,但是游戏还是得继续。犹豫了片刻,想到反正游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人发语音给男票说分手呢,就疯狂任性一次吧,要玩得起,不能扫了大家的兴。
  其实她根本是没有选择的,女孩旁边刚刚被女孩拒绝的小伙伴积极极了,“乐于助人”的她已经为女孩迅速按了拨号键,从未玩过这样游戏的女孩在等待电话接通时,很是惶恐不安,电话没有打通,她不禁暗自窃喜。
  可是这份窃喜不出一分钟。当女孩开心的对众人说,看吧,打不通时,电话回拨了……
  女孩一脸无辜,刚想要挂断,旁边的小伙伴眼疾手快,再次为女孩按下了接听键。女孩惊呆了问众人我怎么说,众人安静聆听,女孩被迫无奈的说出了那句“师兄,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说完,她马上喊出师兄我们玩游戏……”女孩场面太混乱没能听清对方在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女孩挂掉电话后各种担心与紧张。
  被躺枪的人有个权益,就是可以转动瓶子,使花不落自家。游戏继续进行,女孩心不在焉地转动瓶子。
  瓶子停了,当瓶口再次指向惊魂未定的女孩时,女孩感觉自己快被自己蠢哭了,她自己居然把自己给玩了。
  这次是被要求给高冷和逗比并存的班助打电话说一句,“师兄,我觉得你好丑……”
  这次她很是淡定坦然,因为班助之前已经被不同的小伙伴玩了两次了:一次被人说师兄我怀疑你是个同性恋;一次被人告白说,师兄我喜欢你很久了。然后他无语无奈的叫那个女生快去吃药。
  “这次接我电话,想必他有心理准备了”女孩想到,可她却不知道这次他会说些什么。所以电话一接通,女孩把话一说出来,就很是紧张的马上解释说“我们在玩游戏,师兄我错了,对不起。”
  然后她迅速挂了电话,小伙伴们一阵叹息“居然玩游戏还道歉”。连续被玩两次女孩原本脸就很红的女生更红,她没有说话,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再把自己给玩了,一边再次转动瓶子,可能是由于祈祷了吧。很好,这次终于不再是她了……
  得以空闲,女孩马上发QQ消息给“被告白”的师兄,以前师兄总是很快回消息,但这次的消息像石沉大海毫无回音。
  “今天可能他没有登QQ吧?!”女孩忐忑不安的揣测瞎想着。然后她又发了短信,短信发出去直到游戏结束大家都离开仍旧没有任何回复。
  师兄一定有小情绪生自己的气了,女孩顿时慌张了。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是打个电话详细解释一下吧”女孩在独自下楼时自言自语到。
  女孩按下拨号键,很是忐忑不安,害怕电话接通,又害怕不通。很是遗憾,极具悲剧色彩,电话拨号好久都未能接通,然后自动取消了拨号。
  女孩突然就觉得自己犯错了,师兄生气了,游戏玩过火了。
  无助的她再大脑空白短路一分钟过后,想到了住在离本次班级活动地点不远处的自己的女闺蜜,女孩发消息问闺蜜睡了没有,想要和她见面聊聊。然后闺蜜回消息说让女孩等她换衣服下楼,女孩觉得这样太麻烦折腾闺蜜了就让闺蜜不要下楼了。
  女孩在劝阻了闺蜜下楼后,原路返回。女孩的宿舍离活动地点有些远,女孩在走回宿舍的路上一直和闺蜜发语言联系交流着。
  在她回宿舍的路上,也没有收到她师兄任何的回复,闺蜜对她的状况深表无奈,但是各种开导各种安慰,为她出谋划策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十年。  其实闺蜜说到底还是让女孩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比较好,说清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来到大学得此闺蜜真的是因为缘分,闺蜜是在篮球俱乐部认识的,平时女孩各种心事都会和闺蜜说,分享所有秘密与心情,两个人有许多让人不敢相信的相似点和共同点,一样兴趣爱好,甚至相似的经历。若非缘深情重,怎会感同身受。
  想到自己今晚的所作所为和闺蜜的循循善诱,心情复杂的她有点想哭了……
  在女孩到达了一个湖边时,师兄终于回了她一句“没事”,但是除此之外有一串省略号。
  习惯多想的女孩不放心的再次按下了拨号键,电话仍然没有接通,但是师兄过了一会儿又回了一句“有什么事情短信说吧”。
  糟糕了,师兄一定以为自己又在玩游戏都不接电话了,女孩瞬间凌乱了。她迅速编辑短信:“师兄我这次打电话给你不是玩游戏了,我就想和你解释一下,对不起,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任性了,不要生气好么?”
  短信再次没有得到回复,女孩也不知道自己玩的是不是有点过火太疯狂。她心想应该同性会比较了解同性,然后发了QQ消息问大学不知道怎样就成了男闺蜜的男生。
  “如果一个女生突然打电话给你说喜欢你很久了,然后告诉你是游戏你会怎么想,会不会生气?”
  女孩的男蜜是个逗比,在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回了句让女孩欲哭无泪的话,“谁叫你不打给我!”
  女孩回,“要是打给你你不会生气么?”
  “不会,给我发个红包就行。”
  从湖边到宿舍的那段路女孩又走了很久,女孩的心一直没有放下。
  到了宿舍不久,师兄的短信姗姗来迟,上面写着没生气,在忙所以不方便接电话,放心吧!
  一块心中巨石落地,女孩心情大好,马上把这个消息分享给了自己的男女闺蜜。知道女孩总是喜欢想太多的女闺蜜回了一句发生的已发生,别想太多啦!
  男闺蜜也用不同的语句说看吧,就你自己在庸人自扰。然后发了个红包给女孩,告诉女孩别想太多,会没事的!
  ……
  经历一场风波平静后的女孩在日记本上写下一段话:
  今晚玩的真的很嗨很疯狂很尽兴也很开心,难忘这个夜晚!因为有缘,一起度过。因为你们相伴,我很开森,谢谢你们的陪伴,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记得你们的好,记得你们的闹,记得你们的笑……
  大学里得到了两个可以分享心情与小秘密的知己闺蜜,我很庆幸也很幸福,谢谢你们给我带来的温暖与感动。感谢今生与你们相遇相识相伴……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许多事,也可以造就一件事

九年前他和她考入同一所高中学校,被分到同一个班级,还成了同桌,两个本来毫不相干的人在冥冥之中走到了一起,他们的命运开始交织,他们的悲观离合由此上演

十年前的她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将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不喜欢和任何人交谈,每天为学习忙的焦头烂额。

八年前,她过生日,他以朋友的身份送给她生日礼物,她很高兴说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收到礼物,其实他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上了她,只是他不明白她的想法。之前不敢对她表白,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他想就这样一直默默的守候着她吧!

九年前他和她考入同一所高中学校,被分到同一个班级,还成了同桌,两个本来毫不相干的人在冥冥之中走到了一起,他们的命运开始交织,他们的悲观离合由此上演

七年前,他们高三,他非常努力学习,话也变得少了,每天都扎在书海里,他想要和她考入同一所大学,他不愿在人生的道路上与她擦肩而过,他想要永远都永远都守护着她。

八年前,她过生日,他以朋友的身份送给她生日礼物,她很高兴说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收到礼物,其实他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上了她,只是他不明白她的想法。之前不敢对她表白,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他想就这样一直默默的守候着她吧!

高考后,报志愿的那天,他把她约到操场,向她述说了自己三年的暗恋,他说让她想一想,他说他想和她报同一所大学,她说她想去云南。

七年前,他们高三,他非常努力学习,话也变得少了,每天都扎在书海里,他想要和她考入同一所大学,他不愿在人生的道路上与她擦肩而过,他想要永远都永远都守护着她。

再后来他们都报了云南的一所大学,成绩下来了,他考住了,而她仅以三分只差而与云南民族大学擦肩而过,他说再复读一年吧!我在那等你,她说不了,她去了云南境内的另一所大学,两所学校相隔不是太远,每个星期天,他都会乘车去看她,和她一起去孤儿院,一起看电影,遇到刮风下雨天,他会发短信提醒她注意身体。

高考后,报志愿的那天,他把她约到操场,向她述说了自己三年的暗恋,他说让她想一想,他说他想和她报同一所大学,她说她想去云南。

四年前,他上大三,有一个女孩喜欢上了他,后来那女孩打听到他之所以不接受自己的原因是因为在他心中有一个她,于是她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分散他们,那个女孩为此蓄谋已久,而他们对此浑然不知。

再后来他们都报了云南的一所大学,成绩下来了,他考住了,而她仅以三分只差而与云南民族大学擦肩而过,他说再复读一年吧!我在那等你,她说不了,她去了云南境内的另一所大学,两所学校相隔不是太远,每个星期天,他都会乘车去看她,和她一起去孤儿院,一起看电影,遇到刮风下雨天,他会发短信提醒她注意身体。

三年前,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女孩借他的手机给她发了短信说:“我考虑了很久,我们真的不合适,还是分了吧!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短信发出自会后,女孩删了记录,将手机还给了他。

四年前,他上大三,有一个女孩喜欢上了他,后来那女孩打听到他之所以不接受自己的原因是因为在他心中有一个她,于是她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分散他们,那个女孩为此蓄谋已久,而他们对此浑然不知。

那天她看到短信后独自一人在宿舍哭了整整一天,同宿舍的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

三年前,还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女孩借他的手机给她发了短信说:“我考虑了很久,我们真的不合适,还是分了吧!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短信发出自会后,女孩删了记录,将手机还给了他。

第二天早上,她起的很早,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同宿舍的姐妹告了别,有一个女生问她去哪里?她说打算去江南,在车上她将手机里所有与他有关的东西删除了,仅仅留下了那句最伤她心的话,然后将手机卡取出来扔到了窗外,她送给她的那些礼物,她也托同宿舍的女生转交给他。

那天她看到短信后独自一人在宿舍哭了整整一天,同宿舍的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

关于他的东西,她仅留下了他们的一张合影和那一条短信,合影是他向她表白的那天拍的;短信是他们爱情的结局。一个开头,一个结尾,她想珍藏这份爱情,无论它是悲还是喜。

第二天早上,她起的很早,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同宿舍的姐妹告了别,有一个女生问她去哪里?她说打算去江南,在车上她将手机里所有与他有关的东西删除了,仅仅留下了那句最伤她心的话,然后将手机卡取出来扔到了窗外,她送给她的那些礼物,她也托同宿舍的女生转交给他。

在去江南的路上,淡季,火车上人很少,她的泪不断的流。

关于他的东西,她仅留下了他们的一张合影和那一条短信,合影是他向她表白的那天拍的;短信是他们爱情的结局。一个开头,一个结尾,她想珍藏这份爱情,无论它是悲还是喜。

其实她还是爱着他的,只是她不会乞求他的爱,她不是那种哭哭啼啼求别人施舍爱的人。

在去江南的路上,淡季,火车上人很少,她的泪不断的流。

又是一个星期日,他如同往常一样乘车去看她,这一次到站后,他没有看到她在那个约定的地点等他,她给她打电话也打不通,她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他跑到她住的公寓,可是展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张空空的床,他坐在空空的床上发呆,将近中午的时候,女孩子们陆续回到宿舍,有一个女孩子问他:“你们到底怎么了,那天她哭了整整一天,我们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哭,第二天她早早整理好行李,和我们做了简单的告别就走了”。

其实她还是爱着他的,只是她不会乞求他的爱,她不是那种哭哭啼啼求别人施舍爱的人。

另一个女孩子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来一个大包裹说:“这是她让交给你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