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 爸 – 韩历农学网

“选择教书,真对不起你呢。”老爸拐了个弯。“不会呀,老爸。”我笑,心里有些酸酸的,我想到了上个月我急病时他把我背到医院交给医生就丢下我就去管他的学生了。“我喜欢吹风呀!而且,我也从来没怪过你。虽然我知道,当老师工资也不多,但你为了我有一个好的读书环境,把老家的公职也辞掉了呀。”我安慰他,“再说,那些有小车的富家子弟也没欺负我呀,不是吗?而且,有爸爸在,我就心满意足了,真的。”爸爸笑了,笑得很没水分,很干,让我揪心,我知道他是因为爱我而内疚;但我也知道,除了爸爸陪我学习的时间太少外,确实不曾感到什么大委屈。我和爸爸两人最后都沉默不语。

小时候什么都要依靠老爸,现在爸爸老了,什么事情都要依靠我们了,您把我养大,我陪您到老,于父母对于我们的爱来说我们连十分之一都回报不了,我知道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现在能做的就是在爸爸的有生之年多陪陪他,唯一企盼的是让时间走的慢一些,好让我们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更长一些……

 
传说中的我,在刚出生半岁的时候,就因为家人不太懂得如何喂养小孩子,差点献出了幼小的生命,以至于现在还在人间受苦,那天我跟老妈说,你真应该把那菊花晶当奶粉一喂到底,现在也不用为生活发愁了,老妈说,你光想了,你给我养老的任务还没完成,想跑?

“爸爸,我不喜欢坐车,我晕车晕机,你又忘了?”我笑。的确,坐小车老让我闻到一股橡胶和空调混合的特殊刺味,我极为反感;风吹日晒有什么不好,我可喜欢火、风、水了,它们都是自由的象征!

爸爸一直很宠我几乎不让我做什么家务,即便是婚后我回去,爸爸也都是做好了饭等着我,甚至吃完饭爸爸都不让我刷碗,爸爸做饭特别好吃,想到这里,我才发现已经有两年没再吃过爸爸做的饭了,这两年爸爸的膝盖疼的厉害,走路越来越不方便,起坐也有些困难,自己的饮食起居也就成了问题,哥哥姐姐就开始轮流照顾他,我只是偶尔穿插着去。

   
传说中的我,小的时候很喜欢和奶奶住,一到晚上奶奶都推着坐在小车里的我去鼓楼吃夜市和五福家的切糕,还给我买那种很漂亮的耳坠,教我臭美,白天我们就去动物园看猴喝汽水,关键是奶奶不让我去幼儿园,这是我最乐意的。不过,她也经常欺骗幼小的我,三岁的时候就会吃泡泡糖吹泡泡,然后还把它给咽到肚子里去,每次去商店我都会指着泡泡糖要,奶奶总说没有带钱,然后我就不再要了,可是,我的弟弟就比我聪明多了,每次他要东西奶奶不给他买,他就会去翻奶奶的兜。

每天和爸爸坐在电动自行车上,总看见他的白发扎眼地越来越多,不禁惆怅;每次看见他渐虚的肩头,不禁难受。但我只是不说,因为爸爸是不倒的神啊,是我心中的灵!

前几天大姐给我打电话说老爸中午突然去她家里絮絮叨叨地给她说自己糊涂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第二天住在爸爸家后面的伯伯家的二哥突然又给我哥打电话说让赶紧过去接老爸,说老爸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后来听哥哥说把老爸接回去后,老爸把他的手机、手表、戒指等一股脑儿地都塞给我哥说都给你吧,我也看不清、听不清了,还要这些东西干嘛?听了我哥、姐说的这些,我就火急火燎地往老爸家赶,路上思绪万千……

   
传说中的我,小的时候模仿能力很强,尤其是模仿《超生游击队》,不过现在,我一点也记不清台词了,姨夫经常让我给他说这一段;从小就很喜欢笑,比如正在吃饭,我指不定想起哪一出小品或相声中可笑的段子,就会突然大笑,以至于经常挨吵,还让我出去笑完再吃,我就蹲在外面笑,笑到不想再笑了才回屋吃饭,结果,我发现屋里的人也在笑。

“女儿,你知道吗?我觉得挺对不起你的,别人家的孩子都是舒服的坐在车子里面,而你得和我一起吹冷晒日的。”爸爸的声音太平静。

爸爸就是我心中那棵不老的大树、是一座雄伟的大山,可以随时为我遮风挡雨、让我依靠。印象中几乎从没见过爸爸掉过眼泪,记得在我结婚出嫁的那一天,(那时候妈妈已经去世一年多了),当我坐上了来接我的车回过头来的时候,我看到了爸爸在擦眼泪……

   
传说中的老我,出生在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据奶奶说,是穿着一个红棉袄来的,于是我很着急地问她,是否还穿了绿棉裤(因为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懂得打扮,担心我的形象太过老土)?奶奶说梦里没看见,看来是否绿棉裤还需考证。

见过我爸爸的人都会说对我爸爸印象太深刻,除了我爸爸那一贯的不愿掺杂的耿介真诚,就是我爸爸身骨子特差,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身材苗条赛过女人”。但在我心目中,老爸是世间最强悍的人,只要他在,就一定不会有危险。因为这身板,从幼时到现在仍是我安全的港湾,是我危难时惟一的依靠。

爸 爸 – 韩历农学网。现在每天我都要过去照顾老爸,起坐都要扶着,清醒的时候陪他聊会天,给他洗手、洗脚、剪指甲等,一会看不见就像小孩子一样喊我。

   
谨此一篇文章献给我无忧无虑快乐的童年,是因为今天看了小时候的照片,又把我回忆起童年。

因为爸爸,是我最大的财富,虽然我知道他除了一大堆书不能在物质上留给我什么财富。但爸爸是我归家的路标,是我生活的信仰,是我永远的牵挂。

老爸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个子不大高,但是之前给人的感觉是身板硬朗、精神矍铄的,自从19年前妈妈去世后就一直一个人住,饮食起居都是自己,也不想和我哥姐一起住,记忆中爸爸的身体一直很好,很少生病,周围的朋友也一直都说很羡慕我爸的身体,说等我们老了要能有这样的健康状况就很好啦!

   
传说中的我,从小就喜欢瞎捣鼓,喜欢戴着白口罩,拿个小针管给人打针,每当小伙伴看见我那个样子的时候,就都跑没影了,我还喜欢给人配药,跟真的一样还让别人吃,其实那都不能吃,以至于现在真的跟人配药了,有些事真的很奇怪。

相关文章